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台友之家

崔真真

         点击数: 次     发布时间:2013-01-10      【 字体:     

 

农夫的快乐
山东广播电视台新闻中心今日报道主持人、记者崔真真
(经管学院2002级经济系本科中国传媒大学媒体管理学院硕士研究生)
1
    草长莺飞,拂堤杨柳。春天,心情总会莫名愉快。很喜欢在这样一个季节去大明湖走走。看着湖边,游人放得很高很高的风筝,配着满眼绿色,我总是不由得想起西农那遍地大片大片春天的嫩绿。接到好友发来学校约稿的信息时,巧了,正和同事在大明湖边做采访,瞬间,各种场景,各种笑脸,各种记忆裹挟着我,一路回走,来到2002年,那年,我大一。
一头扎进象牙塔,享受着我期盼已久的生活。各种随心所欲的念头在我内心搔首弄姿。看见社团五彩斑斓的招募板,听着节奏暴强的音乐,我立刻春心荡漾,活力无限。一口气报了七八个社团。那种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大展宏图之感想必大学新生都曾有过吧。
只可惜,活动繁杂,时间有限,精力不济,只得遴选所爱,忍痛割舍。于是,接下来的四个春夏秋冬里,西农三号教学楼顶层那个不大的神秘小屋中总能看见一个瘦削身材,扎着马尾的女生。这个归宿,让我每周四下午四点五十分都会准时发声;这个归宿,带给我无数欢乐、温暖和感动;这个归宿,让我这样一枚蔬菜大棚下的神算子终于实现了不想干电视的经济师不是好主持人的梦想。
这个归宿就是校广播站。
2
随时冲在新闻战线最前锋是每一个电视新闻人的梦想,我也不例外。不过自从进入新闻中心采访组后,我的记者生活风平浪静:报道会议、做主题报道、帮忙补采访……记者风风火火的身影似乎与我渐行渐远。按部就班的生活久了难免单调无味,郁闷烦躁之气常积胸中,暗自着急。不过我也明白,这些都是电视新人必须经历的过程,没有过程哪有积累?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与其羡慕新闻老手们紧张忙碌的工作状态,倒不如安心学习,做好手边任何看似微小的工作,时刻等待机会的到来。盼望着、盼望着,这难得的时机终于来了。
每年的早春,乍暖还寒。此时,总有一批人,脑袋里装着各种热点话题,收拾行囊,奔赴首都,参加全国两会。他们的人数规模早已超过代表委员,他们的长枪短炮,围追堵截早已成为两会上的靓丽风景,他们行色匆匆,紧张兴奋,疲倦困顿伴随着会期的每一天。他们,就是上会记者。作为一名媒体人,错过全国两会报道总是一种遗憾。现在,“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宝贵机会终于让我荣幸的成了这新闻大战中的一员。两会,我来了!

初次上会,忐忑不已。资料看了一遍又一遍,问题设计了一个又一个,总觉得心里没底儿。上会之初,最大的困难莫过于对参会人大代表的不相识。不相识,联系采访困难重重;不相识,堵人采访闹笑话;不相识,问题设计不对路,采访婉拒。十多天,转瞬即逝。回头看看,其实这两会报道也没什么神秘,亦如王国维先生的人生三境一般。
   
第一境: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为避免采访受挫,我静下心来,尽可能多的熟悉代表。不仅包括他们的姓名、职务,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头像。对代表们的基本资料了然于胸后,我又从往期采访中,琢磨他们接受采访的习惯,整理分析问题,做到万无一失,提出一针见血,无法拒绝回答的提问。

记资料、想问题、改提纲的过程是痛苦的,尤其是看到其他同事胸有成竹、胜券在握、悠然自得的神情时,我唯有硬着头皮、耐下性子,守着小本子,对着采访提纲,努力做足功课。这也算是“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了。
    
第二境: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代表们总是有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感觉,有时明明看见其他同行正在采访,想等他们一结束,我就冲上去。可往往稍不注意代表们就不见了。所以,上分组讨论现场抓人采访是两会记者必须具备的能力。在住地房间门口守株待兔更是考验记者的功力。为了得到精彩的采访,有时我会在外场外徘徊好久,顾不得吃饭更是家常便饭。

其实不论是“堵”还是“抓”,只要能采到,就是胜利。十多天里,数不清采访过多少代表,跑过多少会场,甚至连做过的选题都有些模糊了,但记者的那份使命却一直放在心头,那份“跑会”的责任一直挂在心间。
   
第三境: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有了前两种境界后,做出片子不是难事。可如果能达到这第三种境界,找到好线索,做出好片子恐怕就是信手拈来,小菜一碟了。在吃饭时,休息时,偶遇政商代表,随便聊聊就能有采访思路,采访亮点。这应该是在多年业务能力“厚积”下的“薄发”。不知何时我才能达到这种境界呢?十多天里,从最终的焦躁、忐忑、不安,到后来的淡定、从容、自信,我也算是看到了“灯火阑珊处”的那个“他”了。
在政经盛宴、媒体鏖战的两会里,我感受到的,不仅有记者的智力比拼、体力比拼,更有媒体人的职业素养比拼、团队精神比拼。两会里,战斗,并快乐着。
3
做主持人这个工种久了,总会有人问我:你怎么不去做娱乐?。每每听到这样的发问,我总是苦笑,再反问一句:为什么呢?”“因为做娱乐,红得会比较快啊!。客观事实,不可否认。但这也折射出了当下社会的心态。主持人,多少总是带些光环,有人难免心浮气躁。他们似乎忘记了阶段性胜利、阶段性失败、永久性死亡这样的人生哲理。先不说什么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话语权在手,责任重万千这样的大义,单单想想当初从三号楼飘出的自己的声音,单单想想试镜时自己的兴奋与紧张,单单想想一路跌跌撞撞为何来到这里,林林总总的失去与点点滴滴的珍惜会让我踏稳新闻之路,走得更远、更久。
 有时,理想一丰满,现实就会变骨感。生命本不平静,路途本不平缓,人生本不舒坦。唯一能做得到的,恐怕就是对得起自己的心,对得起和自己一路抱团温暖前行的战友。努力只看前方,懂得欣赏风景。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原来退步是向前。农夫的快乐,懂的人,会觉得更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