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台友之家

张渤

         点击数: 次     发布时间:2013-01-10      【 字体:     

 

让爱指引,从这里出发
 
(作者介绍:张渤,2006年毕业于我校经管学院经济系,中国传媒大学传播学硕士。曾任两届广播台台长,西安人民广播电台首届听评月“十优主持人”。西安新闻广播主持人 
     
       2012,不论常被我们挂在口头的玛雅预言是否会应验,但这一年是需要纪念的:10年前,跨进母校的大门,算是脱离襁褓,开始学会自己做主谋划未来。近来,逐渐发现前路出现了很多的可能,虽然会因为选择而纠结,但以当下来看,有得选,至少还是件值得庆幸的事。当脚下的路和沿路的风景越来越有吸引力的时候,回头巴望,长长的影子一直延伸到那个叫做杨凌的地方。
爱上广播,爱在825
十年前开学报到那天,自己提着行李箱穿过西区的下穿隧道,看到了广播站的纳新宣传板——一抹浓稠的蓝色,配上当时很时髦的流氓兔的卡通形象,我想:学习之外,也得给自己的挚爱找一个暂时“安家”的地方……只是后来没曾想,就真的坚持到了最后,一直到毕业离校那天。
后来进了电台、做了新闻,很多优秀的记者告诉我,之所以爱上这份工作,很大程度上源于一种“在场感”和“见证感”的满足。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也算是西农广播“黄金时代”的见证人吧!大一的时候还停留在“村头大喇叭”时代;大二的时候我们刷新了办公室,装修了全新的录制室,厉兵秣马,为825的开播做准备;到了大三,我们终于有十足的底气把“广播站”改名为“广播台”,后来宣传部的领导给广播台刻制了印章,又把名称确定为“广播电台”。这一连串变化的背后,是当时825全体成员凝聚智慧、流汗打拼的结晶。这个过程我可以神采飞扬的讲上一整天,因为这绝不仅仅是名称的改变,还有很多“符号学”层面的意义。
04年校庆大会那天,我在广播台值机,中午时分,一位华裔美国校友带着他10多岁的孩子走进广播台,希望能拍照留念。这位校友对他的孩子说:“Peter,你进来看看,这就是我当年和你妈妈认识和工作过的地方……”父子间言语自然流淌,而我站在一旁,却唯有感动……远在云南做电台DJ的紫微时常在QQ上跟我感慨:“不容易啊,咱们广播台这些年走出了多少媒体人啊!”我也觉得,在学校众多的由共同爱好组织起来的学生群体中,广播台这些年应该算得上是“职业塑造型”的社团了!
在写这些文字的时候,耳边播放的是紫微和韩雪2005611日晚间《无所不聊》的节目录音,很宏大的节目选题——“生于80年代”。而现在想想,广播台的阵地已流转到90后手中。
爱要坚持,一切都只是早晚
现在回顾当年的执着,觉得自己并不盲目。虽然在一些机会面前,也曾失利,但总觉得在广播台四年的稳扎稳打不会白费。大二那年,我拿着校团委的社会实践介绍信,去敲西安新闻广播总监的门,在一番“学校不对口,专业不对口” 之类的评价后,自己硬是磨破嘴皮子挤进了编辑部。后来几年的寒暑假,甚至五一、十一假期,这里成了我的“梦工厂”。
编辑部的工作很枯燥,每天只是机械的用剪刀从报纸上裁下一堆堆有播出价值且大小不一的豆腐块,之后把他们粘贴在稿纸上,用圆珠笔简单的圈改之后,排顺序,写提要,送审签字,送播音员备稿,之后播出。我当时还没有意识到那些程序化的编辑工作对自己有什么帮助,但回到学校后却硬是把这些模式套进了825,这才有了后来的《星网传播》、《新闻时讯》、《每周话题》……没有能力搞原创,就先从模仿开始吧!
只要坚持,一切都只是早晚,后来的经历也验证了当时的坚持没有白费。2006年,毕业季,在800多人的竞争大军中,我考入了河南人民广播电台,分配至新闻广播工作,跟随钟敏老师主持早间生活服务类节目。钟敏是新中国播音界泰斗齐越教授的关门弟子,不论业务能力还是品德情操都是我的榜样,虽想往却不能至,这种仰视的姿态时常带给自己很强的挫败感,但是在郑州的几个月,所获不少!后来,西安人民广播电台创办资讯广播,面向社会招聘播音员和主持人,我在豫陕两地间来回往返数次,希望从中原回到主场作战。当我看到面试的考官绝大部分都是我当年实习时的“老熟人”,心里有了底气。虽然一同竞争的“选手”大都出自播音主持专业,但是在825操刀四年的经历加上实习期间的积累,让我在各个环节稳操胜券,最终胜出,当年实习时候的老师成了我的同事……
直到现在还在慨叹,当初家人朋友并不看好的一条路,就这么硬生生的让自己闯通了。那时候总想着把节目做好,于是去电台实习;总想着把广播台在校内的影响力再提升一些,于是千方百计的号召大家拿策划、出方案、推新品;总想着大家要一起进步,节目质量也要齐头并进,于是上课之外的时间几乎都花在了三号楼五层……可是现在回过头再想想,自己心里的这些琢磨和后来的实践,不就是自己在给自己规划人生么?20114月,西安人民广播电台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同步并机直播西安世园会开幕式,由我担任策划并撰稿的“魅力西安,缤纷世园”特别节目实现了全球同步直播。直播结束后,环球节目部的龚铭主任告诉我:趁年轻,可以去更广阔的平台上看一看。我知道,酝酿新一轮规划的时机似乎已经成熟了……
从媒体实践到媒体研究,只因热爱
一切都很简单,就像李开复说的:“听从自己内心的召唤!”我总不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爱琢磨、爱折腾,也许因为不是专业出身,工作之余的读物大都和业务相关;也许由于节目的收听率始终不够理想,所以开始琢磨视听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经年累月,书上的内容总不解渴,困惑越来越多,总觉得任由这些问题攒到退休是件很可怕的事,总得找个路子,给自己一个交代。于是,又回到了学校,试试自己是不是搞研究的材料。
不是不爱广播了,也不是自己不想做节目了。只是暂时跳脱出来,站在边上,冷静的看一看,节目究竟是什么?受众到底爱什么?我们应该怎么做?……我想,对于这些问题的思索,也一定有助于今后的实践。
日子每天都很平静,但平静中总有些许变化。感激那些年月,宣传部的老师们赋予的近乎无限的自由度,我们才能在三号楼五层天马行空般的折腾。所以,不论你在做什么,珍惜时光,莫让年华虚度,走的果敢坚定些,慢慢的,惊喜就会来敲门。现在总结的看,不论做业务还是做研究,一腔热情是西农给的,而且让我有底气继续走下去。不管将来自己走多远,会在哪里混迹,只要有机会,还经常想回广播台看看,就像离家再远,心里也还总惦记着故乡的老宅和亲人一样……